歡迎瀏覽中國儲能網
您的位置: 首頁  > 電力現貨市場  返回

德國工業電價:極高和極低

作者:中國儲能網新聞中心 來源:交能網 發布時間:2020-11-21 瀏覽:
分享到:

前言: 工業電價是德國能源轉型及其經濟影響中最具爭議的方面之一。商業游說團體通常稱電價為行業競爭力的主要威脅。但是在這場辯論中籠統的說法掩蓋了這樣一個事實,即工業用戶沒有單一的電價,而是價格范圍非常廣泛。由于復雜的稅費制度,它們取決于電力公司需要多少電力,何時需要,如何采購電力,是否與國外競爭對手競爭以及許多其他因素。由于在能源轉型期間批發價格下降,而稅收和征稅大幅增加,德國工業消費者的電力價格可能既極高又極低。

能源轉型既推高了電價,也降低了電價

德國以其出口能力和強大的制造業而聞名世界。工業在該國經濟中所占的份額約為23%,而歐盟的平均水平約為16%。該行業在德國擁有超過700萬員工,包括汽車制造商寶馬,戴姆勒和大眾,化工制造商巴斯夫和工程集團西門子等全球品牌,以及眾多其他企業。這使能源轉型對制造公司的影響成為一個熱門問題。

在德國,電價成為許多爭論的焦點。盡管行業協會經常警告說,能源轉型引發的電價上漲對競爭力構成威脅,但批評人士反駁說,行業抱怨經常被夸大,許多公司甚至以極便宜的價格獲得電力。究竟孰是孰非呢?

從能源轉型的角度看,兩種觀點或多或少都有一定事實依據。簡而言之,可再生能源的大規模推廣對德國的電價產生了兩個相反的影響。一方面,廉價的可再生能源充斥著電力市場,壓低了電力批發價格。這主要使大型且耗能高的工業公司受益,因為許多公司基本上可以批發價來購電。另一方面,資本密集型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推高了其他所有人的電價,即無法以批發價購買電力的家庭和能源密集度較低的公司。

以下兩個圖表說明了能源轉型對德國電價的這些相反影響。第一部分追溯了批發電價的發展,并清楚地顯示了大約十年前能源轉型加速時的下降趨勢(最近的上漲主要是由于歐洲排放交易體系ETS中的二氧化碳配額價格上漲所致):

(德國的批發電力價格。來源BDEW)

相比之下,下圖說明了電價稅和稅收的增長,主要用于為資本密集型可再生能源的推出提供資金:

通過減少使用量來降低電費

電費不僅由價格決定,而且由消耗量決定。因此對德國電價及其對行業的影響的分析也變得非常復雜。此外,電力只是公司能源成本的一個組成部分–天然氣,石油和煤炭的價格對于許多企業而言也是決定性的。

歐盟委員會指出:"在理解可承受性和競爭力問題時,重要的是能源的總體成本(而不僅僅是價格)。"盡管能源價格整體上漲,但歐洲公司的總能源成本在2008年至2015年期間下降了8%,因為它們更有效地利用了能源。但是,歐盟以外的公司也在通過提高效率來降低能源總費用。歐盟的報告說:"其他國家的產業有時比歐洲的產業更有效率。" "實際上,日韓工業在較高的能源價格面前展現出了更高的能源效率;相反,能源生產大國(俄羅斯,美國)的能源效率較低。因此,我們再次看到,能源價格上漲本身可能會刺激減少能耗和提高。"

僅在1990年至2013年間,德國整個行業的能源消耗就減少了四分之一以上。無數研究表明,德國工業公司仍有很大的空間進一步提高,盡管這已經變得越來越困難,尤其是對于能源密集型行業,因為它們已經摘取了大多數"低掛的果實"。

類似的影響。盡管近年來電價急劇上漲,但家庭的可支配收入在電力上的花費與1980年代相同,這是因為收入增加了,并且因為他們使用的電力更少。

電價的重要性不斷變化

根據公用事業協會BDEW的數據,無論效率如何提高,企業都消耗了德國所有電能的74%。僅工業一項就消耗該國用電量的47%。能源成本的范圍和影響在經濟的不同部門之間差異很大。而公司從事制造電子產品或汽車只花他們的能源開支總額的百分之一,這一比例上升到對能源密集型企業做水泥,造紙,玻璃,鋼鐵和基礎化學品的平均3-20%,根據歐盟數據。

但是對于某些公司和部門而言,電價尤為關鍵。例如,電力約占鋁生產總成本的50%,紙張占13%,鋼鐵占10%。但是,鋁冶煉廠的案例也說明,面對批發電價的變化,大型工業消費者并非完全無計可施。實際上,通過確保能源密集型過程中使用強勁的可再生能源發電,從而降低價格,他們甚至可以受益于伴隨間歇性可再生能源推出的價格波動。例如,占德國總用電量約1%的鋁冶煉廠Trimet創建了一個大型的"虛擬電池"使得高度耗能的電解更加靈活,批發電力價格甚至更經常變為負數,Trimet在可再生能源充足的情況下通過從電網汲取電力來賺錢。

電價和競爭力

"對企業水平的競爭力的分析揭示了一個行業中企業之間的巨大差異。它表明,特定于公司的因素,例如生產過程的集成,產品差異化,多樣化和管理,起著主要作用,甚至很高。優質產品的較高利潤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補償電費。"

Ecofys和Fraunhofer研究所的專家表示,即使對于能源密集型產品,其他成本(例如勞動力和資本成本)也對競爭力起著決定性作用。它們還強調了完全不同因素的重要性,例如與客戶的接近程度或擁有高熟練度的員工。

在全球范圍內,德國工業仍然保持高度競爭力。例如,德國憑借其"全面"的強勁表現(包括世界上最好的創新能力)而在世界經濟論壇的最新全球競爭力排名中排名第七,并且在基礎設施,宏觀經濟穩定性,市場規模,健康狀況方面獲得了最高分。雖然德國工業界多次警告稱,高電價可能導致公司流向國外便宜的生產地點。但是到目前為止,幾乎沒有德國公司將生產轉移到國外以逃避德國氣候政策的影響。甚至由行業贊助的德國經濟研究所(IW K?ln)都指出 "沒有觀察到能源密集型公司的系統性外流"。

相反,在過去的20年中,工業在德國經濟中所占的比重甚至略有上升。這與法國,英國和美國等許多其他國家形成鮮明對比,在這些國家中,工業的作用在同期已大大下降。

來自德國商會的一項調查顯示,工業集團關于電價的廣泛言論還忽略了一個事實,即超過一半的德國企業表示他們贊成采取更多的氣候行動措施,即使這些措施是額外的負擔。

工業電價前景不確定

鑒于對電價和行業競爭力的持續關注,人們經常呼吁從根本上徹底改革德國主要通過電價為能源轉型融資的制度。許多反對者認為,不僅在工業領域,為了鼓勵其他經濟領域也從煤炭,石油和天然氣轉向可再生能源,電力必須變得更加便宜,這一過程通常被稱為電氣化或部門耦合(electrification or sector coupling)。

能源密集型行業最近提出的通過使用可再生能源制得的氫燃料來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的提議也表明,許多項目要求低電價才能實現經濟可行性。因此,電價是確定避免排放成本的關鍵因素。巴斯夫氣候與能源專家巴赫曼(Bachmann)指出,復雜的系統即使對低電費的特權公司也造成投資不安全。巴赫曼說:"問題是,你永遠不確定自己是否有資格在五年后獲利。"

對于德國工業用戶電價的未來發展,預測也有所不同。行業協會稱德國的煤炭出口將大大推高電價并要求補償,而能源智囊團則表示逐步淘汰和持續推出可再生能源只會對電力產生"很小的影響"價格普遍上漲,能源密集型行業甚至將從中受益。德國能源和經濟部長彼得·阿爾特邁爾(Peter Altmaier)的任期開始之初承諾減輕中小型工業公司的電價負擔,但行業代表表示,他們對此感到沮喪,因為目前為止在這方面沒有太多進展。

(作者:蘇凌志)

關鍵字:電價

中國儲能網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為“中國儲能網:xxx(署名)”,除與中國儲能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其他任何網站或者單位如需轉載需注明來源(中國儲能網)。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儲能網)”的作品,均轉載與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著中國儲能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圖片(或配圖)內容僅供參考,如有涉及版權問題,可聯系我們直接刪除處理。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版權問題與本網無關,想了解更多內容,請登錄網站:http://www.vlpuyi.buzz

相關報道

江苏快3号码推荐与预测 下载四川单机麻将游戏 人人贷we理财网站 吉林时时彩几点开奖直播 手机大众麻将下载 AS真人下载 青海11选5遗漏查询 四川打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北单过滤奖金范围 三大期货交易所交易规则ppt 五子棋棋盘 福彩3d走势图开奖号码综合 重庆快乐十分免费计划 打云南麻将技巧 4050百家乐全讯网 派电子宁夏11选5 欢乐捕鱼人抢话费